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開示

3rd-J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時間:1991年11月

地點:台灣台南

今天我們來此聽聞佛法,首先要有正確的心態,那就是我們來此聞法乃是為了利益所有眾生,這是最基本的菩提發心。

學習佛法最重要的條件之一就是老師。沒有老師從旁協助指導,我們很難適當的學到正法。佛陀的法教雖然本質精義都相同,都是為了引導眾生開悟,但也細分為不同的層次。有些是針對初學者,談的是相對理論上的教法;有些絕對實相上的教法,則是適合較高根器者。因此,在善巧方便上,便依不同根器眾生施以不同教法,而為了確切瞭解這些法教,老師的指導便變得非常重要。

岡波巴在《解脫莊嚴寶鬘》中提到,成佛的基礎在於我們本具的佛性,而其所賴的則是珍貴的人身,因此精神導師就成為必要的條件之一。他能指導我們不同的成佛方法,經過菩薩境界的五道十地而終究開悟,證得法身,實踐佛陀事業。

當我們談到老師時,有幾種不同的關係。第一種是一般的老師。他因本身具有較多的知識,因此可以教導我們。第二種是屬於菩薩層次的老師,他不但可以教導我們佛法,還可以使我們趨入正道。第三種最為殊勝,是像佛一樣的老師。他不僅可以教導我們佛法,更可以引導我們自己解脫。

依金剛乘說法,「上師」是指上述的第三種。我們要把上師當作佛陀在世般,並且具足信心,視上師為三世諸佛的總集化現,這點非常重要。不過在你能完全瞭解其意義前,尚不需強求自己這樣做。

有一位金剛上師是相當重要的事,因此,很多人在一進入金剛乘後,便立刻快速的想找到一位上師。但事實上那是沒有必要的,因為上師並不是「尋找」出來的。我們當然需要一位上師,但除非像那洛巴親見空行母,告知他上師是誰,而去尋找外——除非是像這樣的情況,當然與我們一般人不一樣,否則我們並不需要刻意去尋找上師。上師的出現取決於宿世的因緣與深厚的法緣。只要對上師有信心,其關係便會自然成熟發生,而不需在什麼條件之下造作產生。

瞭解金剛上師與一般老師有何不同,是很重要的一點。老師,就像平常教導我們知識學問的人;上師,不僅教導我們做什麼、如何做,並且藉著他的教法、他的一舉一動,透過不同的方式使我們獲得啟示,進而啟開了悟我們的自心本性。也就是說,上師有能力轉化弟子,令其開悟解脫。

因此金剛乘的修持中,最重要的是上師相應法,或上師祈請文。藉著此類修法,可讓我們對傳承以及與自己有法緣的上師產生虔敬心,並且促使宿世因緣成熟。一旦生起了真正的虔誠心,再加上傳承的加持力,我們與上師的關係自然就會連繫上。虔敬的心就像戒子的環,加持力就是一個鉤。如果沒有環,是無法鉤住任何東西的。同理,沒有虔敬心是很難獲得加持力的,但一旦獲得加持力,佛性便會自然迅速覺醒。傳承祈請文的修持便是要發展我們的虔敬心。噶舉歷代祖師的傳承加持力量非常強大,如能生起真正的信心與虔敬心的話,便自然能得到它的加持而證悟。

這就是為什麼對於修行者來說,尤其是噶舉傳承,上師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其啟發教導是絕對必要的,否則弟子易落入邪見,甚至認為修氣功、明點、雙運是金剛乘可以快速解脫之因。另外,修持並非某些我們可以從學校學到的表面東西。金剛乘中一切的修行技巧方法,均有賴上師的加持,否則以本尊法為例,不論我們花多少時間,也無法相應。因為一切的本尊與上師是無二分別的,而金剛乘的殊勝即在於其毫無間斷的傳承,也就是加持力的根本所在。此傳承加持力讓我們易於圓滿成佛之道。簡而言之,為了正確的修習金剛乘,我們應對傳承以及自己的上師有所瞭解並深具信心。

四加行的最後一個加行就是上師相應法。未來我們是否能更深入修行本尊法、大手印、那洛六法等等,端賴我們對傳承與上師的虔誠心有多少,依此,圓滿上師相應法便愈顯得重要。有此說法:了悟的程度依其信心之多少而定。我們可藉由上師相應法來建立信心與正確的慈悲心,因此每日修習本尊法固屬重要,但姑且不論我們目前與上師的關係如何,則應再修習上師相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