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舉傳承

噶舉從字面而言,「噶」是口授,「舉」是傳承,「噶舉」即是口耳相傳的傳承。也就是以直接口喻方式將三身心要、四種成就等等法教傳給弟子,以確保法教正確的延續。

所謂傳承是指佛陀的法教沒有間斷的代代相傳,由佛陀一直傳到今天。噶舉傳承的特色即是注重佛法之口授,以及傳承的無間斷。

噶舉傳承有二:
(1) 由大譯師瑪爾巴傳下的傳承,此傳承由瑪爾巴傳至密勒日巴再傳於岡波巴創立了達波噶舉。岡波巴的弟子將達波噶舉發揚光大並創立四大八小噶舉支派。四大支派即是噶瑪噶舉、蔡巴噶舉、拔絨噶舉和帕竹噶舉。其中帕竹一支又分出八個小系,即直貢、達壟、竹巴、雅桑、卓浦、秀賽、耶巴、瑪倉,至今猶存的是直貢、達壟和竹巴三宗。
(2) 由瑜伽士瓊波南覺傳下的傳承,名為香巴噶舉,瓊波南覺在印度追隨了一百五十多位瑜伽士學習,獲得金剛乘之精髓。他主要的上師是蘇卡悉達,惹胡拉古塔和尼古瑪。

噶瑪噶舉的由來

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以岡波巴為上師學習佛法,後來成為岡波巴主要的弟子,他建立了噶瑪噶舉傳承,也是噶舉傳承的中心導師。噶瑪噶舉傳承殊勝之處,是上師弟子間以「口耳相傳,以心印心」的方式如一串黃金念珠一般,將殊勝的禪修法教傳遞下去。這樣一代一代相續不斷,使傳承一切的灌頂、口傳、教授及加持得以傳衍開展,所以世人讚譽為如「黃金念珠」一般殊勝珍貴。而整個「黃金念珠」傳承的根基就是大寶法王噶瑪巴,在他周邊則圍繞了噶瑪巴的主要上師跟弟子,因此「黃金念珠」是以噶瑪巴為中心而成,這是黃金傳承很重要的意義。

大寶法王噶嗎巴也是藏傳佛教轉世制度的創始人,他彰顯了菩薩「不住生死,不入涅槃」的慈悲精神。歷代法王噶瑪巴圓寂前,都會留下轉世預言信函,明確指出自己下一世將出生的地點,時辰,父母,姓名和出生時所示現的瑞相。

噶瑪噶舉傳承因為噶瑪巴無間斷的轉世而非常興盛,噶瑪巴的學識、禪修成就以及佛行事業在西藏非常著名,並廣泛受到西藏各教派的尊重。

噶舉經論及法教

噶舉經論

噶舉傳承經典源於經藏─《甘珠爾 》(Kagyur) 和 論藏─《丹珠爾 》(Kengyur)。《甘珠爾 》是譯成藏文的佛陀經典,《丹珠爾》是譯成藏文的論著和注釋。

此外噶舉傳承有非常多噶舉大師的論著,他們包括印度大瑜伽士帝洛巴,那洛巴,以及西藏大瑜伽士馬爾巴、密勒日巴、岡波巴、歷代噶瑪巴和噶舉傳承的上師們。噶舉大師們的重要著作有:《馬爾巴全集》、《密勒日巴的道歌》、《岡波巴全集》、歷代噶瑪巴以及直貢覺巴吉登松昆、竹巴袞嘉貝瑪卡波等大師們的著作。

十九世紀時,蔣貢康楚仁波切編輯了一部《知識寶藏》成為噶舉傳承教法、灌頂和儀軌的重要參考資料。
噶舉法教

噶舉傳承修習經藏和續藏的精髓,特別重視密續中金剛乘和大手印的法教。修持方法有兩種(1)方便法門(2)解脫法門

(1) 方便法門指金剛乘密續所常用的方法,此法包括密續的四部

  1. 事部(Kirya-tantra)。
  2. 行部(Charya-tantra)。
  3. 瑜伽續部(Yoga-tantra)。
  4. 無上瑜伽部(Anuttarayoga-tantra)。

第四部又分三部份,父續、母續和無二續,是噶舉傳承主要修法,並特別重視母續和無二續。所有的教法都經由兩個次第來完成: 生起次第的觀修,和圓滿次第的融入自性。

噶舉傳承所修生起次第中,觀想本尊是源自密續和本尊法。三個最主要的本尊為金剛亥母(Vajrayogini),勝樂金剛(Chakrasambhava),和紅觀音(Gyalwa Gyamtso)。 此外還有護法的修法,譬如瑪哈嘎拉修法。

圓滿次第教授被認為是各種教法中最殊勝和神聖的密續修法,它包括氣(Prana)脈(Nadi)和明點(Bindu)的修法。在噶舉傳承中最精要的教法是圓滿次第無上瑜伽母續(Anuttarayoga Mother Tantra)的修法,亦稱為那洛六法。此修持法一直是噶舉傳承修法的重心,特別為噶瑪噶舉傳承所重視。

(2) 解脫法門是指修持著名的大手印(Mahamudra or The Great Seal),它是最高層次禪法,也是噶舉傳承獨特的法。岡波巴傳承中指出有五種方式傳授大手印,也可以歸納成三種方式傳授大手印。此三種方式為:

  1. 經部大手印
  2. 密續部大手印
  3. 心髓大手印

岡波巴大師以上述三種方式教導大手印,現在已成為噶舉的傳統教法,此傳承和教法一直延續迄今。雖然噶舉各派都教授此法,但是以噶瑪噶舉的教法最為殊勝。
密續和大手印法教都直接和證悟心的本質有關,在傳承中修密續證悟「平常心」,修大手印則證悟「金剛心」。
四密續修持法,或大手印的根、道、果修持法,雖然都是噶舉各派的共法,但是在解釋和禪修指導方面各派之間仍稍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