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屆噶舉大祈願法會〈憶念歷代蔣貢康楚仁波切〉系列:〈遙呼上師祈請文〉課程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遙呼上師祈請文〉課程

時間:2012年12月30日下午3點至5點
地點:祈願法會大舞台蔣貢康楚仁波切〈遙呼上師祈請文〉課程

12月30日下午,在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大手印、第二世仁波切黑白法照,第三世仁波切彩色法照之前,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在萬名信眾「噶瑪巴千諾」的唱頌聲中,從會場大門步入中央走道,在向壇城三頂禮後,緩緩登上法王為仁波切此次說法特別訂做的金色法座,仁波切第一次的正式公開說法即將展開。

在課程開始前的獻曼達儀式進行時,可以見到法王的身影出現在會場外。事實上,先前法王就親自在台上指導法座和供花應如何擺設。課程進行中,法王也在後台的小房間內,傾聽並陪伴這位他期望殷切的心子。

以下,即是蔣貢仁波切開示全文:

各位尊貴的祖古、上師、善知識、僧尼二眾和在家行者,以及在此聞法的具信法友們,首先,我衷心地以無量的歡喜敬重和隨喜的心情,問候各位吉祥如意。去年,我們實修傳承的領袖,尊貴的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指示說,今年在歷代蔣貢康楚仁波切的紀念活動中,如果我能夠對大眾講授〈遙呼上師祈請文〉的話,會非常好。雖然以我的經驗和學習,無法廣博深入地講授〈遙呼上師祈請文〉,但是由於祖師大德們認為緣起是非常重要的,因此,為了象徵吉祥的緣起,我會遵循法王的囑咐,盡己所能地在此和大家分享。(大眾鼓掌)

一般來說,在大乘中,無論從事任何佛法修持,都必須依循三個要點,這是祖師們極為重視的。這三個要點是什麼呢?首先或者說前行是發心,中間是專注於正行,最後是迴向。其中,所謂一開始或者說是前行的發心,一般來說,我們無論做什麼事情,發心和動機是非常重要的,雖然有很多不同類的善妙發心和動機,但是在所有的善妙發心當中,最殊勝的就是發起菩提心(此時奉茶,仁波切開玩笑說,菩提迦耶天氣這麼熱,一喝茶可能就更熱了)。

至於什麼是菩提心呢?我們可以說,「對於如虛空般無量無邊的一切眾生,為了讓他們脫離輪迴苦海,希望讓他們迅速達到無上的佛地,因此我要努力聞、思、修善道和上師瑜伽的次第」,生起這樣的菩提發心是非常重要的。

像剛剛談到的菩提發心,希望接下來進入正行,當我在解說〈遙呼上師祈請文〉時,希望各位都能發起這樣的殊勝菩提心來聽聞。以我自己來說,我在講課時也要盡我最大的努力懷著這樣的菩提發心,請各位和我一樣,要盡己所能地發起菩提心。

在三個要點當中,第一個要點已經講述完畢,接下來是第二個,專注於正行的要點。今天的正行,也就是主要的部分,是〈遙呼上師祈請文〉的教授,我會盡力地解說。在解釋〈遙呼上師祈請文〉時,我會分成四個部分來解說。

首先,是解釋〈遙呼上師祈請文〉這部祈請文的名稱。關於所謂的「上師」,其含義在座很多人可能都聽聞過,在藏文中上師叫做「喇嘛」,以一般的解釋來說,「喇」的意思是功德等同於佛陀,「嘛」指的是猶如母親的恩德那樣的大恩,所以稱為「喇嘛」──上師。

所謂遙呼的「遙」,一般來說是距離遙遠的意思。一般在談到遙遠時,是指時間和地點上的遙遠,但是此處所說的「遙遠」,主要並不是指上師和我們自己在時間和地點上距離遙遠。這裡所說的「遙」,是從我們心的狀態的角度,來說上師和我們是距離遙遠的。

談到因為心的狀態而產生的距離遙遠,也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從實際的狀態來談距離遙遠、一種是從顯現的狀態來談距離遙遠。從實際的狀態,也就是實相上來說,並沒有所謂的距離遙遠。在實相上,上師的心和我們自己的心,其自性是清淨的,並沒有好壞的區分,因此說在實相上沒有所謂的距離遙遠。但在顯現的狀態上,卻是距離遙遠。因為在顯相上,上師就是佛,心中具備佛的所有善妙功德,但是以我們自己來說,我們心中並不具備善妙功德,因此從顯相的角度來說,可以說上師的心和我們的心是遙遠的。

就像這樣,在實相上,上師的心和我們的心都是自性清淨的,沒有善惡的分別,因此,如果我們向上師祈請,確實可以得到上師的加持;在顯相上,如果上師的心和我們的心完全相同的話,那時我們就不需要再向上師祈請加持了,因為上師的心和我們的心,不只在實相上是相同的,在顯相上也是相同的,此時就不需祈請加持了。

所以說在實相上,上師的心和我們的心是相同的,但在顯現出來的狀態又是距離遙遠的,因此〈遙呼上師祈請文〉當中的「遙」,是這樣的一種距離遙遠。有些人開玩笑說,在現代根本不需要遙呼上師,因為現在很方便,可以打電話給上師,或甚至搭飛機就可以見到上師本人,根本不需要從遙遠的地方遙呼上師。雖然這只是開玩笑的話,但是卻也顯示出了此處的「遙遠」並不是這樣的意思,藉由這樣的玩笑,也可以明白這裡所說的「遙遠」的真正含義。

剛剛解說的是「遙呼」中「遙」的意思。至於「呼」的意思,由於有前面所說的那種距離遙遠,所以我們的呼喚就是祈請。

對於前面談到的這種距離遙遠,要有所瞭解,這是很重要的。一般來說,祈請必須具備三個因,第一個就是因為我們自己的痛苦,我們感受到自己的痛苦和困境,再來就是對於「我們唯一的依怙就是上師」生起信心,然後我們感受到能夠救怙我們的上師,和自己是距離遙遠的,如果以這樣的感受來祈請的話,就會產生很大利益,會很有意義。

舉例來解釋的話,可用小孩呼喚母親的例子來說。小孩子覺得自己有痛苦,碰到困難,他對於「母親是唯一的依怙」有信心,然後他覺得能夠救怙他的母親和自己是有距離的,基於這三點,因此他呼喚媽媽。同樣地,我們也帶這樣的心情,呼喚著「上師鑒知我」來向上師祈請,就會如同前面所說的那樣,有很大的利益,也很有意義。以這樣的例子來解釋,我想大家會很容易理解。

所以,這就解釋了〈遙呼上師祈請文〉名稱的意義。如果能夠善加理解〈遙呼上師祈請文〉的名稱所包含的意義,那麼在進入〈遙呼上師祈請文〉的修持時,就能清楚瞭解裡面的內容。因此,知道〈遙呼上師祈請文〉名稱的含義是非常重要的。

正行的第二個部分,可說是敦請上師的證悟心意來到。所以從「上師鑑知我,具恩根本上師鑑知我」(第四頁),到「願令一生即能圓成佛」(第30頁),這個部分是敦請上師的證悟之心。

雖然沒有時間全部解說,以我的學識也無法詳細解釋,但是以其中的一偈為例來解說的話,其他偈言也是相同的,除了其中談到的上師、上師的證悟功德以及證得的果位有所差異之外,這部份的型式都是一樣的。以最後的「具恩根本大師鑒知我,祈自頭頂大樂輪垂顧,親晤自明法身真面目,願令一生即能圓成佛」這一偈來說明的話,也就是呼喊著「具恩根本上師鑑知我」,祈請上師從自己頭頂大樂之輪眷顧我,令我能夠即身成就佛果。上師能夠即身成佛,並不是在無因無緣的情況下成就的,而是因為認識了自心的法性而成就佛果,希望令我也能如同上師一樣,因為認識自心的法性而即身成佛,如此做祈請。這個部分除了上師、功德和果位有所不同之外,其道理都是一樣的。

第三就是祈請滿願的部分。從「嗟呼!同我一般惡業有情眾」(第31頁)一直到「一生即能成佛祈加持」(第53頁),這是祈請令願望圓滿的部份。這就是祈請令即身成佛的願望圓滿的部份。藉由例子來說明的話,就好像小孩子呼喚母親,小孩子祈求母親說:「媽媽,請給我奶喝。請保護我。」祈求讓他的所求之事能夠達成。就像這樣,我們祈請上師加持,讓我們心中能夠體認到暇滿人身的難得,加持我們能夠真正認識到死亡無常,像這樣祈請讓我們的心願能夠圓滿。

剛剛談到的是祈請滿願的部份。這裡要特別提出一點,就像我們祈請上師加持,加持我們能夠認識到暇滿人身難得,我們常常說加持、加持,那麼什麼是「加持」呢?一般來說,可以將「加持」分為四類,這四種加持就是:自性力的大悲加持、恆常相續的大悲加持、敦促祈請的大悲加持、弟子機緣成熟的大悲加持等四種不同的加持。前兩者自性力的大悲加持和恆常相續的大悲加持,是從上師如何賜予大悲和加持的角度來談,後兩者敦促祈請的大悲加持和利益弟子的大悲加持,是從弟子如何領受加持的角度來談。

第一種,也就是自性力的加持,是指:只要上師存在,就有加持。例如,只要有太陽,就會有陽光。同樣地,只要有上師,就必定有上師的大悲和加持。有太陽,但卻沒有陽光,這是不可能的事,同樣地,有上師,但卻沒有上師的加持,這有是不可能的。這是自性力的加持。

第二種加持是恆常相續的加持。這是指:上師的大悲和加持,並不會時有時無,而是只要有上師,就永遠都有上師的大悲。這樣的大悲就是恆常相續的大悲,就像水流一樣永不間斷。

以上是從上師如何賜予大悲和加持的狀態來談。第三種是弟子機緣成熟的大悲,主要是指:對於上師的大悲和加持,自己不需要去祈求,當機緣成熟時,不需請求,上師的加持自然就會進入弟子心中,這就是弟子機緣成熟的大悲。舉例來說,在過去,指鬘王殺了九百九十九個人之後,最後一個要殺的人,就是他自己的母親。就在指鬘王要殺掉母親的時候,指鬘王並沒有祈請,但是佛陀卻現身來調伏弟子,這就是弟子機緣成熟的大悲加持。也就是當時機成熟時,上師的大悲和加持自然會降臨,這就是弟子機緣成熟的大悲。

最後一種就是敦促祈請的加持,平時我們講到〈遙呼上師祈請文〉時,會祈請上師賜予加持,會這樣來祈請上師,這也是就是敦促祈請的大悲加持。我想大家應該都瞭解。

以上,就解說了四類加持。噶當派大師曾經說過:「加持之道即是祈請。」獲得加持的方法,就是祈請。因此,在祈請的時候,就如先前所說的,要做適當的思維。除此之外,加持之道為祈請,加持的根本就是虔敬心,而虔敬之王就是視上師為佛。就像這樣,加持之道為祈請,而祈請是否能夠成為加持之道,就要看是否有虔敬心。雖然虔敬心有很多種,但是其中最殊勝的虔敬之王,就是視上師為佛。知道自己的根本上師的體性和佛無二無別,這樣的虔敬心不是一種盲目的信心,而是依於正確的因理認識到上師為佛,從而發自內心地做祈請。

正行的四個部分中的第三個部分也解說完畢。最後的第四部分,是師心我心合一的部份,也就是最後的一偈(第54頁):至誠祈請尊貴上師寶,悲切呼喚具恩之法主,自身不堪非尊無所依,意心圓融合一祈加持。這一偈讀起來很容易,但是含義可能不容易瞭解,為了讓大家容易瞭解,接下來我會解釋一下這一偈。這裡主要意思是說,我向具有大恩的法主,也就是珍貴的上師寶,我悲切地呼喚,祈請什麼呢?希望上師證悟的心和我們的心,能夠合一無分別。

為什麼要做這樣的祈請?因為「自身不堪非尊無所依」。沒有福報的我,當佛陀住世時,無緣親見佛陀、沒有辦法直接聽聞到佛陀教導,但是因為自己的上師即是總攝三世諸佛的本體,因此沒有福報的我,除了上師之外,沒有其他的依靠和依怙,因此,祈請上師加持師心我心合一無分別。這就是最後這四句偈言的解釋。在整部〈遙呼上師祈請文〉當中內容很多,但是最後的這四句偈可以說是最重要的。前面所做的解釋,請大家平時在修持時,要好好瞭解這精要的道理來做修持。

所以不只是「遙呼上師祈請文」,我們在做任何佛法修持時,都不能只是在口頭上做文字的念誦,我們要去思維其義理,發自內心來念誦,這是很重要的。這樣的道理法王之前已經講了很多,我也不用再多說。不過,舉例來說的話,例如把一個人所說的話錄起來,然後播放出來,這樣我們雖然都能知道這個人所說的話,但是卻沒有去思維其義理,如果我們不去思維意思,只是在文字上打轉的話,就會像是雖然日夜不停地播放錄音帶,但是卻領受不到加持,也無法有什麼改變。因此,無論是做什麼事情,無論是做什麼修持,心中思維含義之後再來進行文字的念誦,這是非常重要的。

現在正行的部份已經解說完畢。就像先前所說的,各位在修持時,請生起這樣的心念來做修持。這是我第一次跟這麼多法友分享我的看法,如果其中有任何錯誤的話,在這裡向大家說聲抱歉。

在三個部分當中,一開始的前行發心,和中間專注於正行的部份已經解說完畢,至於最後的結行迴向,一般我們無論是做任何事情或是修持,最後做迴向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在從事了善行之後,一定會累積福德資糧,為讓累積的福德資糧不散失,將累積的功德迴向給如虛空般無量的眾生,希望一切眾生脫離暫時的痛苦和永久的痛苦,做這樣迴向的話,所累積的一切功德就不會散失,因此最後的結行迴向是非常重要的。

這一次我可以在殊勝的聖地菩提迦耶金剛座,為這麼多法友解說〈遙呼上師祈請文〉,因此覺得自己是非常有福報的。特別是這次的英文翻譯恩竹次仁先生,曾經為第三世蔣貢仁波切,以及第十六世法王噶瑪巴做過翻譯,這次能夠由他來為我做翻譯,可以說自己是很有福報的人,因此特別謝謝恩竹次仁(仁波切說譯者可能會不好意思,所以仁波切自己以英文將感謝的話再說一次)。另外,有一些法友要求我口傳〈遙呼上師祈請文〉,有些法友已經領受過,有些還沒有,為了象徵吉祥緣起,接下來我就要給予〈遙呼上師祈請文〉的口傳。(仁波切給予口傳)

今天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次問候各位吉祥如意。

在如雷的震天掌聲中,接著由法王辦公室、祈願法會大會辦公室、各法子辦公室、各寺院、佛學院的代表,以及第三世、第四世蔣貢仁波切的弟子獻曼達,仁波切半傾起身,為獻供者掛上加持紅線。

接著,在維那師領唱下,聚集在現場的萬名僧俗弟子共同唱頌〈遙呼上師祈請文〉,誠摯悠揚的唱頌聲,迴盪在暮色漸深的會場中。在懇切祈請上師的歌聲中,整場默默陪伴的法王,也在此時步上台去,送給仁波切一個扁圓形的物品,隨即離場。對此特別的一刻,法王在之後的《大手印了義炬》課程中解釋說,因為送給仁波切的物件是扁圓形的,很多人以為他送了仁波切一個餅,但其實那是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常戴的法帽,希望以此做為仁波切佛行事業無遠弗屆的一個善妙緣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