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噶瑪巴三十歲生日感言

IMG_7525_600

今年是我三十歲的生日。時間過得很快,而今年也是我離開西藏來到印度的第十五個年頭 。三十歲被認為是一個特別的里程碑,許多人也一直要求我盛大慶祝這個生日。不過,我已經決定不慶祝我的生日,有幾個原因,我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

自從離開西藏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我的父母,而現在他們已經年邁。這個身驅是由我的父母所生養,因此在生日的這一天,對於他們沒能在自己身邊的遺憾,我的感受尤其強烈。

在印度的這15年來,我一直暫住在位於達蘭薩拉的上密院。儘管上密院向來是個非常仁慈又好客的主人,但作客之人年復一年的生日所造成的這種不必要的麻煩卻有失禮數。

此外,每年生日時,我想念的不僅是我的父母,也懷念我生於斯長於斯的純淨自然環境的絢麗,這讓我更急切地想要保護西藏高原和喜馬拉雅的脆危生態系統。如我說過的,這個地方的冰川是大部分亞洲主要河流的源頭,而它本身則是地球的第三極。出於這個原因,西藏高原不僅對於當地居民,對於全亞洲甚至是整個地球的福祉和滋養都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由於藏族文化和生活方式與此環境已經和諧共存了好幾千年,因此,為了保護此重要的環境,我覺得藏族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迫切需要受到保存。

這不僅在西藏高原是如此,對於整個喜馬拉雅地區包括不丹、尼泊爾,以及印度在喜馬拉雅地區如錫金等省分都是如此。不丹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它所維護的生活方式特別適合當地喜馬拉雅的環境,而不丹對此的堅持確實值得讚揚。

雖然我還無緣造訪錫金,但聽許多錫金的朋友說它是一個寧靜又環保的地方。噶瑪巴轉世傳承的主要法座是在西藏的楚布寺,我有幸體驗過那裡的生活。第十六世法王噶瑪巴離開西藏後,他在錫金建立法座隆德寺,而現在錫金是印度的一部分。

同時,錫金有許多人對第十六世噶瑪巴有堅定的信心與殊勝的因緣,現在對我也深具信心。他們之中許多人曾多次要求我去看望他們,而我也衷心希望能夠前往錫金與他們見面,以表對此殊勝因緣的敬重,並且在錫金各地朝聖。

由於最近發生的地震,尼泊爾還在從嚴重的破壞和傷亡中復元。我也已經指示傳承的寺院和尼師院不僅要為傷亡者修法祈福,還要積極地提供務實的援助,現在我再次要求各寺院努力不懈,因為眼前還有許多重建和療癒的工作要做。這次慘重的地震也非常清楚地顯示了自然環境的價值和重要。我們必須以此為誡,更加努力地保育這個如慈母般生養我們的地球。

基於以上種種原因,我個人是不會過生日的。但我知道其他人可能仍然想要舉辦一些慶祝活動,而我也不會阻止希望這麼做的人。

對我而言,我覺得自己毫無堪慰在世這麼多年的成就;無所作為,卻獲得許多人大量的支持和關懷。藉此機會,我從內心深處感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