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課程:遙呼上師祈請文(二)

教授: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鄔金欽列多傑
時間:2004年11月26~27日
地點:印度 瓦拉那西 智慧金剛大學
翻譯:Serje Tsawa

上師觀音菩薩鑒知我!祈自淨光報身界垂顧,
徹底平息六道之痛苦,拔濟三界輪迴出樊籠。
上師蓮花生處鑒知我!祈自北瞻蓮光境垂顧,
濁世失怙弱小之眾生,願以悲心迅丞為怙佑。

上師智慧勝海鑒知我!祈自大樂空行域垂顧,
我等惡業眾出三有海,度脫至大解脫之境域。
教藏傳承祖師鑒知我!祈自雙運智慧界垂顧,
穿越自心迷妄之暗室,願令生起證悟之慧日。

遍智無垢光尊鑒知我!祈從任運五光境垂顧,
圓滿本淨密意之大力,願令達到四相之究竟。

無等至尊父子鑒知我!祈自兜率天眾中垂顧,
具足空性慈悲之體性,願令自心生起菩提心。

勝成就三祖師鑒知我!祈自大樂金剛界垂顧,
成就殊勝空樂大手印,願令覺悟心中妙法身。

世自在噶瑪巴鑒知我!祈自調御眾生界垂顧,
了知一切法非真如幻,願令外境心識顯三身。

噶舉四大八小鑒知我!祈從聖觀清淨土垂顧,
淨除四位之迷妄幻惑,願令達到證悟之彼岸。

尊者薩迦五祖鑒知我!祈自輪涅無別界垂顧,
圓融清淨見修行三者,願令步上殊勝秘密道。

無等香巴噶舉鑒知我!祈自清淨之佛土垂顧,
如理修習方便解脫法,願令獲致無學之雙運。

大成就者勝原鑒知我!祈自無為大悲界垂顧,
成就證悟虛幻之禁行,願令和合心氣得自在。

唯一勝妙佛父鑒知我!祈自成勝事業界垂顧,
傳承加持得入於心中,願令生起無方之緣起。

唯一語燈佛母鑒知我!祈自智慧彼岸界垂顧,
徹底斷除我執之驕魔,願令親見無我離戲諦。

遍智多波桑傑鑒知我!祈自完全淨妙界垂顧,
得引一切氣止息中脈,願令證得無死金剛身。

尊者救度怙主鑒知我!祈自三種使者界垂顧,
無礙步上金剛秘密道,願令成就空行之虹身。

妙音悲智大力鑒知我!祈自二智智慧境垂顧,
覺醒無知心識之暗鈍,願令開展無上智慧相。

淨光化身金剛鑒知我!祈自五色虹光界垂顧,
淨除心氣明點之障垢,願令圓滿童子寶瓶身。

蓮華經密續洲鑒知我!祈自樂空不動境垂顧,
佛與佛子之一切密意,願令弟子堪能悉領受。

語自在功德海鑒知我!祈自空智雙運界垂顧,
摧破一切法相之執實,願令顯境皆堪能入道。

佛子無邊智慧鑒知我!祈自慈悲之自性垂顧,
了知眾生皆具恩父母,願令堪能發心修利他。

蓮華遊戲自在鑒知我!祈自大樂淨光界垂顧,
度脫五毒轉化為五智,願令摧毀取捨二執著。

二教永固卍洲鑒知我!祈自輪涅平等界垂顧,
心續生起真實之虔敬,願令證悟解脫俱時增。

具恩根本上師鑒知我!祈自頭頂大樂輪垂顧,
親晤自明法身真面目,願令一生即能圓成佛。
以上是八位道統大車軌師向聖者上師的祈請文,正文:

嗟呼!同我一般惡業有情眾, 無始以來長轉輪迴中。
尚需歷盡無邊之痛苦, 剎那厭離亦未曾生起。
上師鑒知我!祈以慈悲極垂顧! 加持生起甚深之出離。
此意是說:『像我此等眾生,因為惡業、罪刑的關係,無始以來就一直在輪迴中漂泊。就算現在,以自己所造的諸惡業和對惡行毫無警惕來做推測的話,結果只會是一直無終止的受苦,毫無得到快樂的機會。現在都還恍惚不覺,只貪著今生的滿足快樂,這樣只會沈迷,做一個扶親滅敵的分別者,將來自己要投生惡趣的因,現在其實就已經具足,現世已經確定會投生惡趣。對這樣的厭惡和出離心一剎那都無法生起,所以我們什麼都沒有,只有祈請上師的憐憫』。
對輪迴所產生的出離心,普遍來說:「出離是持戒清淨的根本」,是否因有無對輪迴生起出離心,而能得到增上別解脫戒與否的兩種看法,如大智者措那瓦說:『雖然對輪迴沒有生起真實的出離心,但也能得到別解脫戒。』尊者根敦竹巴說:『沒有對輪迴生起厭離心,就無法得到別解脫戒。』亦持同樣的論點,尊貴的第八世大寶法王米覺多傑文集中云:『沒生起對輪迴的厭離,就得不到別解脫戒。』
所以要生起對輪迴的出離,必須生起對今生的厭離,要生起對今生的厭離,必須要對『有來生』生起堅定的信心,雖然現在自己沒有處於惡趣,但要對惡趣的痛苦,有無法忍受的心。當我們造作了許多投生惡趣的不善引因時,就如同隨時可以感受到投生惡趣的果報。』
要知道小心謹慎,不要等明天或是下個月才做。現在的每一剎那,身口意都要一心一意的去修學佛法。
已得暇滿人生竟虛度
密勒日巴尊者對千拉瓦袞波多傑說:「普遍來說人生真的寶貴難得,但看見像你這樣的人就不覺得了」。我們不但出生在擁有修學佛法的環境裡,且還生長在信仰佛法的家庭中,修學佛法的順緣都圓滿具足了,若還不修學的話,則我們大部分的人生將會浪費掉,在世間法中,如果可以成就大事還算不錯,但在家人當中也只有少數是這種人。不能在世間成大事者,又不能成為有利益和有聲望的人,佛法和世間法二者都無法成就,人生就這樣完了,到頭來還是兩頭空。
一般來說,可否得到瑕滿的人生,是靠前世是否累積善業,或如『瑕滿人生非常難得』所說需要積聚無量的福德資糧,人身不是容易得到的,另一方面,現在先不說我們是否已經得到瑕滿人生,但起碼已經得到無缺憾的人身,我想應該靠著無缺憾的人身,來成就無暇的人生。
此生無義所作常散逸
沒意義的,只希望為了今生的利益努力,以為可以得到輪迴之樂,這是還有許多問號的!如果是以無法得到輪迴之樂來說的話,長時間的辛苦勞力工作,都變的沒有 意義會非常可惜。更加可惜的是為了成就人類快樂的很多方法,變成了帶給世間更多的禍害,而對其他投生為旁生的眾生和環境帶來損害,像這樣只為成就今生利益 的方法,都是一些沒有意義、有問題的方法。不但無法以這些方式得到自己今生所希求的圓滿快樂,而且為了達到自己的期望,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背道而馳和沒 意義,還只是為了世間八風所動,不為來生著想,隨著諂、誑、詭計和貪、嗔、痴所轉。我從心裡面的對大家說,如果只為今生利益而沒有任何善的意念,那麼所做 得一切也只是浪費心力罷了。
懶於承擔大利解脫行,無異從財寶洲空手回。
上師鑒知我!祈以慈悲極垂顧! 加持成就具義之人生。
近來,有很多是因為生活困難而出家,父母也在孩子們中挑選要送誰出家,但是說白了,是挑選那些比較笨拙、生活能力差的孩子送去出家。另外一個原因,如從小 就將這些孩子送去寺院的話,那麼父母也就不用撫養,而將照顧的責任交給了寺院,將來孩子長大後再將其從寺院領回,把寺院當成育幼院。還有一些老人,希望有 人可以照顧,並且將來在死亡時,可以有人幫忙,所以才出家。
我們說長期吃麥子之後會有厭膩的感覺,而會對吃米飯起了新鮮、貪著之心,又有一些似乎感覺是對輪迴生起了厭倦感,但事實上是被自己的貪念所控制。雖然承諾 要解脫,但還是受著怠惰、放蕩不羈之心所束縛,根本沒辦法得到解脫。就如『只要有一懈怠之心,就無法成就任何法』所說:任何人只要生起一個懈怠之心,就會 將修行之心給損害掉,近來世界上每天都有一些新發明和推陳出新的物品,我們若對其中的一項起了追求的物慾之心,就難保不對其他的東西也生起貪念之心。因對 這些物慾的追求、誘惑的關係,就會令我們生起懈怠、放蕩的心。所以,我們應該更加地小心。當我們在一個有如意寶的地方,我們應當要非常清楚的去拿取這等的 寶物,就如同我們現在已得到了寶貴的人身,就應該賦予這個生命成為有意義的人生。
人生在世無人能不死,如今一一陸續赴黃泉;
我亦不免迅速將逝去,腐心卻做長久住世計。
上師鑒知我!祈以慈悲極垂顧! 加持無暇故而減營計。
近來,稱之為有遠見想法的一些人,我們以另一面來分析的話,應該說是短見的人,自以為不會死亡,將一些計畫慢慢實現,不積極處理。科學家說:『死亡只是一 種病,將來醫學更加進步時,這些是可以被醫治的。若是這個論點成立的話,那麼已經確定死亡的人,科學家應該仍可以救治』。例如:因為自然衰老的關係導致體 力變差和血液無法循環等等,造成這些死亡的因有可能可以被治療,但真正能夠斷除死亡是非常困難的。科學家避免死亡的這些因,亦可能導致死亡的發生。我們每 天都逐漸的在邁向衰老,皮膚的彈性逐漸失去,而呈現皺紋。當我們看見這些粗的改變時,才會驚覺自己已經衰老。我們每天不斷地衰老,離死亡也越來越近。每一 剎那的前後生命都在細微的改變,所以讓我們以為自己可以活的非常久,而這樣的想法是非常錯誤的。
心所愛悅親友紛離去,
當我們的親朋好友死亡時,他們的子孫都會非常的傷心。但是亡者,其實會比他們的子孫更加傷心。當一般人在往生的時候,主要面對的痛苦有二種:死者本身必定 會對今生的一切有貪執,會有一種在不願意的情況下,放棄現世觀的傷心、痛苦和面臨迎接來生的恐懼。另一種是確定自己和親朋好友必須分離的傷心痛苦。舉例來 說:當我們看電影時,看到自己喜歡的角色有死別的片段,不也是很傷心嗎?不是真實的而只是一些影片就讓我們有這樣的感覺,如果是真實的情況一定會有更大的 痛苦,這是更不用說的了。
慳吝所集財物任人享。
自己吝嗇才積聚的財物,在死亡時會由他人來享用,例如:聽說以前有寺院的一位老出家人,身邊有一點點的財物,當他重病在床還未死亡之前,他的二位弟子,因 為財物分配的問題而不融洽,甚至互相拉扯將窗簾都扯成兩半。還有一些人因為無法接受他人將來分享自己的財務,而將所有的家產和自己一起火化或是埋葬。如: 一位台灣人將他的妻子、兒女、房子和他自己一起燒掉,可能他也是這樣的想法吧!
珍愛之身隨後亦捨棄,中陰神識無知轉輪迴。
上師鑒知我!祈以慈悲極垂顧! 加持了悟一切皆枉然。
喪失生命死亡之後,馬上會進入中陰身。所謂破瓦法,第八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米覺多傑說:「除了三士道次第的破瓦法之外,可以說沒有其他的了。」一般來說有 上、中、下三種的『破瓦法』。上者謂:證得空性的真實相,中者謂:可往生佛國淨土,下者謂:可往生善趣。在死亡時所做的『破瓦法』,大部分很難有幫助,因 死亡時有極大的恐懼感,很難能夠一心思維破瓦法的意義。不能一心思維破瓦法的意義,那持誦『破瓦法』的儀軌,也是枉然沒有任何用處的。如果現在就能修持 『破瓦法』的儀軌,並聽一些有關中陰的教授,養成習慣。死亡時這些習性可以現前,在心續中產生不一樣的覺受,我指的是說可以清楚識別中陰身的一些現象。
可怖無明暗頓迎於前,熾盛兇猛業風逐於後。
所謂熾盛兇猛業風逐於後,到底是有或是沒有熾盛之風呢?這並不重要。但是因為以前所造的業力所驅,所以自己沒有辦法做主決定投生的去處。
可憎閻羅使者扑又韃,難忍惡道之苦需歷嚐。
上師鑒之我!祈以慈悲極垂顧!加持度脫惡趣之深淵。
在以前迦葉佛時,有一位國王生了一位非常可愛的王子,王子在很小的時候便死了,國王和其他的家屬長時間處在哀傷之中,於是便去請求當地的一位阿羅漢,阿羅 漢透過神通觀察死者,死者說:「因為我的父母親長時間地處於哀傷、痛苦之中。因此業力使然,我都會看到我的眼前在流血,令我非常的恐懼。已經三年了仍無法 脫離中陰身。」於是阿羅漢便對國王說:「你們需要放棄這沒有必要的哀傷,要做一些像在齋期時所做的供養,有益的悼念比較好。」如此他們便沐浴更衣修持齋 供。處於中陰身的王子便因此而能投生善趣,其實像這樣的案例時有所聞。平時若有人死亡不要過度哀傷是好的,在佛教中也有這樣的說法:在上師聖者圓寂之時, 若弟子非常哀傷的話,也會對將來轉世的事業有所影響。
已惡如山但於心中藏,他惡如芥竟毀謗宣揚。
無啥功德卻自驕賢善,假行者名而只行非法。
我們平時去參加法會或是群眾集會時,只會用心觀察他人的錯誤,極少會觀察自身。如能反過來觀察自身的行為與動機,則會有極大的幫助。總括來說:找他人的過 失,隱藏自己的錯誤,不但沒有攝心的功德,反而會增長傲慢,這些都是只行非法的行為。我們說自己是佛法的行者,但如果是行非法等事,所說的『佛法行者』也 變的沒有意義。說自己是佛法行者,更有一些雖說是出家人,其實只不過是更換了一件不同的衣服,設了一個不一樣的法座、換了一個外相,卻所做非法,如此的 話,則此人更是卑鄙。就像賊人偷竊,抓賊的人也去偷東西一樣,總之,我們現了出家相,如果只是換了不同的裝扮,卻沒有辦法具備善良、不放逸的行為,是我們 沒有想要好好當一位出家人。有的話也沒有誠心去承辦如法的事業,更嚴重的是我們藏人,有一些對法沒有信仰的人,當問到他們為什們對法沒有信心時,答案是因 為某些出家眾行為不檢點的關係。因此看到一些身穿僧服卻有不良行為的人,也會讓想學佛者失去學佛的信心。這樣使修學佛法者無法生起淨信心,進而影響整個佛 教事業。對那些一心只想做在家人的行為,就應該還俗去,那樣反而比較好。
固有禍根我執魔住心,一切心念煩惱增長因。
一切行為皆具不善果,於解脫道絲毫不趨近。
修心七要:『一切過患唯一因』,因為「我愛執」的關係,我身邊所有人都會遭殃,也因為我愛執,所以沒有辦法成辦一切事業。因為我們對我愛執的串習力很強,也不由自主的隨著我愛執所牽引,因而犯下了所有的錯誤。
一般我們都需要愛護自己,但是我們的『我愛執』超越了範圍。不珍惜其他有情眾生,而貪著在『我愛執』上。真的是愛護自身,和想要做好自己的話,應該無法不 去想到他人。最基本的是:如果自己需要一件衣服,一定需要一位裁縫師,不只如此,衣服的布料也還需要其他的眾生提供,所以也要為其他有情眾生著想。如此, 自身的安樂,是由很多有情的幫忙而來,不可能單一自己所能成辦。只有自己是無法產生任何快樂的。很多人都希望有名望,但也唯有靠多人的力量才會有名望。只 有自己,在無人所到之處,怎會有名望?這是想都想的到的。所以不管希望有名望,或是需要快樂,這些全都是需要依賴他人所成,因此希望愛護自己和期望擁有美 好的環境,都一定需要為他人著想,就算無法愛護他人,也要為了自己的利益去為他人著想,這樣的思維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我們的心相續中,如果我愛執是非常的強烈,那大部分的心思都會隨煩惱而轉。希望能好好學佛,但行為卻又背道而馳的話,想學法反而變的不如法,變成墮入 惡趣之因,這是達波仁波切所說的。如果我們心中有慈與悲等,強烈的對治心的話,自心中的煩惱也會成為法的助緣。故我們觀看自心中哪一種比較強烈?到底是煩 惱重還是善心強?若是善心比較弱的話,就該像栽培小孩一樣使他不斷的增長,如果是有強烈的善念,所想的一切都將會變成增長善業的因。如『一切行為皆具不善 果』中所說:心念都是隨著煩惱時,所造得一切都是不善果,只會是受苦的異熟果,不可能變成成就快樂的異熟果。
些許毀譽及生憂喜心,些許惡言即失忍辱甲。
當他人稱讚自己所做的一切都非常圓滿時,自己心中會沾沾自喜。當他人提到你哪裡做的不對,自己的臉色馬上就有了改變。尤其是在印度這邊,沒有像在西藏對上 師大德恭敬和信賴的習慣,只要上師犯了一點小小的錯誤,就說上師的不對。這些事情在印度這邊,時有所聞。在西藏的話就不常聽說。只會聽到某位上師做了什麼 功德,說了什麼法等等好的方面。也有可能是自己的耳朵不靈。
如果是一位真正修行的人,主要是檢討自己的錯誤,不是找別人的過失,這才重要。另外稱讚和毀謗的對象大部分都是凡夫,無論稱讚和毀謗,都只會讓他們增長煩惱,特別是說惡言惡語的時候又不能忍辱,整個心都散亂不堪,如此便會造下很大的惡業。
在戒律當中有提到溫言勸教,如果看到此人經過勸教之後,而從錯誤中改正過來,走上正道。這樣的溫言勸教,對自他雙方都有利益如果不是這樣,自己好像很好心 的給別人意見和告誡,而其實只是在找出他人的過失。如果只會使他人的煩惱增長或造成他人心思散亂,這樣的告誡就會在希望有利益下,卻反而造成了傷害。如大 瑜伽士竹巴袞勒所說:「像現在這些領導者,當有長輩建言領導人處事方式應該要如何…如何…,不然的話會有不妥善的地方;或是說這樣的政策無法長久時,領導 人會說:這些長輩真是話多,不要讓他們過來見我。若是一位巧言令色的屬下則會說,我們的領導大有權力和經驗,做什麼都有能力時,領導者反而會很開心。另外 一些在上師身邊忠誠的弟子們會向上師說:要好好的守著戒律,修密法很重要,但是持戒更重要。要給大家好榜樣,只有好好的持戒,否則會被在家人毀謗,也無法 攝受弟子。在當下上師會說『好!好!』,但在背後會說這些弟子是在衡量上師的事情,心中不是很高興。而那些年輕的出家人說:這些都是上師的功德,上師所做 都是好的,所說的都是對的,我們應當如此觀待上師,上師所有的一切都是沒問題的。這樣上師就會很高興。大部份的人都不希望被約束,當有人約束時,自己的行 為可能會檢點一點,而當沒有人約束時,自己的本性又會現起。
例如:小時候在老師的管教下學習、背誦許多的經典,但當老師不在身邊時,便無人教導做人之道,開始在鄉村鄰里趕著做經懺、法事。這都是無法瞭解博大經典的 要意。所謂黃金在加熱之時,可以鍛造出各種的形狀,但在和火分開的同時,就變硬而無法再改造形狀了,這是相同的道理。此意是說要自己約束自己這才重要,或 說不要有壞習慣!養成惡習之意,就是:正確的事不做,而不正確的事卻一直去做。所以重要的是自己約束自己,自己改正好,這樣一來他人對自己管教後所養成的 好習慣就不易改變。不管老師短暫或是長時間不在身邊,就算是出生在末法時代,自己的習慣也不會和自己的善業分開了。
見無助者不生慈悲心,臨布施境卻為慳吝縛。
上師鑒知我!祈以慈悲極垂顧!加持心續得與法合一。
如達波拉傑的語錄中所云:『三界一切有情心中都有悲心,一點點悲心都沒有是不可能的。』我也贊同這樣的主張。不管行為如何,不檢之人的心中雖沒有如經典中 所說的真實悲心,但有和真實悲心類似的自我愛心,或是對親友們的愛心。因此具有生起愛心的對境和所生起的愛心,此兩者不管是對誰而言都是具足的。如此將本 具的慈悲心和類似的愛心使其不斷的增長,這就是佛法所謂的慈心和悲心的修持。
首先是對自己親人之愛加上佛法的修持,然後漸漸地,不光只想到自己的親友,而是能緣一切眾生來做觀想。將對境擴大,如此愛心也可以更廣大。總之我們本來就 具備的愛心種子,藉由佛法的修持,才能使之不斷的增廣。反之如果心中沒有愛心種子的話,光想藉由佛法的修持,希望能重新生起慈心和悲心的體驗,如此沒有因 和緣的修持,慈悲心則是很難生起的。
一切有情都是大乘種性,終將會成佛。因具大乘種性故,則不管現在是否具足佛陀果位的身口意功德事業,但卻有生起此等功德的能力。
因佛陀心中有無上慈悲心的緣故,因此具佛性之人,也會有這種相似但微量的慈悲心,相同地也會具有出離心以及尋求解脫之心。我們雖然有這些能力,但卻對我們 沒有助益。這是什麼原因呢?到底我們缺乏了什麼?那是因為我們只具有普通的慈悲心,沒有清淨的慈悲心。當看見一個貧窮人時,我們無法對此人生起清淨的慈悲 心,在他緊急需要幫助時,我們沒能實踐所需要的因增上意樂所引而生起的慈悲心。我們心中的慈悲心,是一般的慈悲心,看到窮人時,只會覺得他很窮,好可憐 喔!不會想到他是因為造了惡業,而產生的果報。
在菩提迦耶有非常多的瞎子,斷手斷腳的人。我們看到這些人的時候只會覺得他們沒有眼睛、沒手、沒腳,真是可憐啊!沒有好好的修福報啊!希望他們脫離痛苦的 想法,沒有辦法一直保持住。因此慈悲心無法從內心底生起,如果是從心底生起的慈悲心,或是具大悲心之人,當他們遇到這些人的時,會馬上盡自己所有的能力去 幫忙。
以前在「龍的」這個地方來了幾位小乘的行者,他們說你們自稱為大乘行者,但許多人心中都沒有慈悲心。雖然我們是小乘行者,但我們有很多人都具有慈悲心。這 是事實,我們大乘行者只是掛上一個大招牌,而真正是大乘行者或心中能生起大乘法的人則是非常稀少。但近來有些人遇到貧窮或是生病的人,願意捐贈財物、器官 或是捐血,這是很好,真的是非常好的事。
當我們佈施給對方時會覺得這些東西我還需要,給出去的話會覺得很可惜。給食物的時候也只會給一些吃剩、喝剩的或是比較差的,給衣服時也只給那些舊的、自己不要的而已,這些全都是因為吝嗇的心所束縛的關係。
臨布施境卻為慳吝縛。
以前在楚布寺有一位維那師,當時在僧團中他算是富有的一位,但聽說他平日都不會穿華麗的僧服,有人到他的房間,一開始都不會請喝茶、吃餅的,但當客人要離 去時,才會假意問客人要不要喝杯茶?這都是被吝嗇所束縛的原故。只有大寶法王邀請他過來時,他才會穿著華麗的僧服,還會祈請上師救渡。
雖然祈請上師救渡,但主要是自己救渡自己。觀察自身行為的好壞之後要能改進,不然的話一切長遠的理想都會被毀掉,心中也會覺得慌張、悲哀。如果只是口中祈請上師慈悲極垂顧,上師是無法改變一切的,雖然能受到上師的加持,但所謂究竟的解脫,這是上師無法給予的。
加持心續得與法合一,
之前提到許多過失的產生,是因為我們所有人的心續無法與法合一。如果能夠心續與法相應。就能去除此等過失而不吝嗇,這樣不管他人如何讚許或貶抑,心也不會動搖,雖然受到惡言謾罵,忍辱的鎧甲也不會掉失。
所謂法就是要能對治煩惱,如果認為法是嘴上說說煩惱不好,或只是外面的表現,那就像魔鬼在東方,卻將除魔的食子向著西方丟一樣。成辦佛法的驅魔食子是要向著煩惱的頭上丟的。如果只是為了驅除一般其他的禍害,這不是真正的與法合一。
無實輪迴卻執為有實,為衣食故捨究竟意樂,
生活資具貪得而無厭,
總之我們在輪迴裡籌劃許多計畫,也造了許多的業,但是不單無法從此得到我們所希求的圓滿快樂,反而造成無邊的痛苦。自他的各種困難,根本無法成辦各種快樂的因,將沒有意義的輪迴看成是有意義的。
曰:「為衣食故捨究竟意樂。」如漁民、屠夫和商人,這些人都為了衣食的富足而造了各種的惡業,因為造惡業的原因,將來的結果肯定是雖自己不希望被遺棄也自然而然的會被遺棄,和變的貧乏。
無論自己擁有多少的財富也不會感到知足的,貪心渴望能得到更多!例如一些希望得到權力地位的人,首先他想作一家之主,之後覺得這樣不滿足,便要作鄰里、村 長,又覺得不滿足,而要競選市長,這還不滿足,要當國家的領袖,還是無法滿足,更想當梵天的天王。總之,如果自己無法少慾知足,任由其貪著心主宰的話,最 終仍是無法獲得滿足的。生起多少的貪著,就會增長多少的慾望,還會不斷的想要各式各樣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