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1_4s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蔣貢康楚羅卓他耶) 簡傳

第一世 蔣貢康楚仁波切在西元一八一三年藏曆十月初十,誕生於龍佳的隱密山谷中。五歲啟蒙,過目即可通達,與蓮師合一之心自然生起。在禪修與夢中,都曾顯出清淨的覺觀。仁波切秉性溫和正直,持戒清淨,因此學識智慧無限增長,清楚的顯出聖人的特質。後來他的母親送他去寧瑪巴的雪謙寺出家,一八三二年受戒。次年,由於他的做事能力受肯定,加上政治因素,遂受召入八蚌寺,並由第九世錫杜貝瑪寧傑汪波重予授戒,取名阿旺雍登嘉措。二十五歲左右即己成為著名的教師,並且在第十四世噶瑪巴德丘多傑東遊康地時,擔任語言老師的工作。

仁波切從許多學者和成就者處學習,得以精通十種共明。在不共的內明,主要學的有中觀、般若、律藏、論藏和彌勒的教法等。他也學了極不共的新舊教傳和伏傳的所有大續部。由於學識和智慧廣博如虛空,因此,博得了「薩爾哇 佳那 瑪哈班智達」(遍智大學者)的美稱。 仁波切視尊貴的 第九世 大司徒仁波切 貝瑪寧傑汪波為其根本上師,因為就是這一位大司徒仁波切以三律儀的甘露,為他開顯啟發了究竟實密、俱生覺性與無上大樂。而在眾多恩師中,又以文殊化身的蔣揚欽哲汪波仁波切(1820-1892)為最重要。他們互為師徒,第一世蔣貢仁波切從他領受了藏密八成就傳承的一切法教,以及所有圓滿解脫教示的甚深精要。蔣貢仁波切對於一切法要都精進修行,直到達成如法典所揭示的標誌為止。

十九世紀的西藏,教派主義盛行,門戶歧見之深,污毀了精神層面的佛法,並造成分化,引起宗教論爭和迫害,連帶一些傳承也幾乎湮沒失傳。第一世蔣貢仁波切接受了一百三十五位以上不同傳承上師的教法後,與蔣揚欽哲、丘寧共同發起了佛教的復興運動,稱為「利美運動」。「利美」意為無偏見,其目的並不是要建立一個新的宗派或組織,而是將各宗豐富的內涵蒐集起來,使對每個人都有利益。對於開放的心態,以及捨棄教派藩籬的觀念有很大的啟發。他們主張遵循自己的傳承努力修行,同時承認其他的教派和傳承具有同等的價值,而給予尊重;不眨人褒己,也不賤他尊我。第十四世大寶法王帖丘多傑影響了這個運動,同時也受其影響。他將傳承之教法授與蔣貢康楚仁波切與欽哲仁波切,又將一些不共教法授與蔣貢仁波切。 當時,宗教上還存在著另外一個矛盾,就是精神的物質主義盛行。一些寺廟的方丈和教師關心為廟宇建造金頂和巨佛,遠甚於佛法上的實修,因此,漸和法教失去相連。蔣貢康楚仁波切因此大力提倡實修的重要性,為自己的開悟,親身去體驗法教。重新宏揚實修傳承,也是當時的復興重點之一。

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編寫了一套西藏佛教的重要鉅著,稱為五寶藏,此書包含五部共九十餘大卷,內容為(一)仁千特佐(Rinchen Terdzo)即珍寶伏藏(又譯「大寶伏藏」),共六十三卷,包含歷代伏藏師所取的珍貴法教。(二)噶舉那佐(Kagyu Ngakzod)即噶舉密咒藏,約三大卷論文,包含了瑪爾巴的噶舉傳承所有密續和精義。(三)雪佳佐(Sheja Zod ))即知識寶藏,共三大卷,涵蓋了西藏宗教、文化和歷史的所有層面。(四)嘉千卡佐(Gyachen Kazod )即廣大教誡藏(又譯「教誡廣藏」),共十三卷,包含了蔣貢康楚仁波切所有的雜著和文章。(五)旦那佐(Dam Ngakzod)即口訣藏,共十卷,包含了八大傳承的修持法。 五寶藏無分別地延續了各大傳承垂危的生命,並賦以活力。它是部劃時代的巨著,也是「利美」運動最圓滿的表現,對於西藏佛法的保存有巨大的貢獻。

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所建立的灌頂和口傳的法教弘揚甚廣,它利益了包括寧瑪的噶陀、白玉、雪千與卓千等殊勝傳承的持有者,以及薩迦、格魯、止貢、達龍和噶瑪噶舉的弟子。經由他的慈悲以及所作的佛行事業,直接間接利益了各方眾生;他的教化為有緣者開啟了具義的大門。他在灌頂、修法、薈供時顯現的奇異吉兆如甘露沸騰外溢、香味遠處可聞等,皆為眾人所知。此外,他可穿牆無礙,在石頭上留下手足印痕。此乃因他己証入空性,不執萬法為實有故。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在圓寂前預言,他將以身、口、意、功德、事業等,五種化身轉世,而意的化身將登坐主座於八蚌寺。西元一八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八十七歲高齡的 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在許多稀有殊勝的神變幻化中,離開了身宅,溶入法界。

綜觀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一生的事蹟,以五寶藏九十餘大卷來看,似乎畢生精力都投入著書造論工作;以他無分別的宏揚新舊經續的法教來看,似乎畢生精力又都投入了傳揚佛法工作;以前行的積聚資糧和淨化,到正行的生起、圓滿次第,並伴隨無數不可思議曼達的修行來看,似乎畢生精力也都投入了泥封關房中的修行;以修復舊寺、興建新廟,到啟建一百五十座以上的盛大法會來看,似乎他畢生又投入了十波羅密的事業。無怪乎西方學者珍史密斯稱譽他為西藏的達文西。「利美」三大師欽哲、丘寧和康楚三位至友互為師徒,共同開啟伏藏,振衰起蔽,弘法利生,正如一千年前將佛教傳入西藏,弘揚大圓滿教法的三勝尊貝瑪拉密扎、蓮花生大士和毘盧遮那大譯師,只是時間、劇本不同而己。 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的弟子,人數之多無法想像,從前藏、後藏到康地,三地的學者、班智達、成就者,以至大、小聖士無不是其弟子。兩位蔣貢(文殊怙主)--欽哲仁波切和蔣貢仁波切的善妙名聲,在康藏各地,從淵博學者到純樸牧人,如風行草偃,無人不知,以至於今。 堪布卡塔仁波切說:「一九五九年中共進入西藏,佛教幾被摧毀。但幸緣於第一世蔣貢康楚的成就,法脈才得以存續。若無他,縱使中共不入侵西藏,法教也可能式微。」

總而言之,蔣貢康楚仁波切的佛行應驗了佛陀在楞伽經上的授記:如此在於當來時救度者其名羅卓五種所知導師者降臨成為人勇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