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3-2-2s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確吉辛給) 簡傳

確吉辛給(正法獅子)
忠義盡孝熱忱譽  天上仙人心憂懼
噶舉傳承住錫居  善法書院英才育
狂風驟雨鬱思緒  妙獻法王歡喜掬
呼吸遽然斷然去  法業存危一息續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鄔金欽列多傑

第三世康楚的轉世全名為蔣貢康楚羅卓丘吉辛給(智慧法獅子),是一個無比悲心的完美展現,當人們提到他的名字時,無不生起極大的恭敬心。在前一世蔣貢康楚欽哲偉瑟的遺囑裏提到,他要轉世到西藏中部,並由噶瑪巴認證。在噶瑪巴的預言信函裏,他寫著:
在吾國中部 由雪山所繞 父親名「德」 母親名「貝瑪」
于一家系純淨的富有家庭 一個相好生於木馬年的男孩
無疑是蔣貢──毗盧遮那大譯師的化身
他將高張法教的勝利寶幢 一生奉獻於佛陀法教 尤其是岡波巴的傳承。

依此金剛預言,蔣貢康楚仁波切在1954年10月1日生於拉薩,父親是撒盧倉家族的策令托嘉,母親名貝瑪尤准。出生前後,母親有很多吉兆,噶瑪巴以他無瑕智慧的淨觀確認孩子是蔣貢康楚的轉世。一歲五個月時,正式被認證並供養法袍與頭銜。

六歲時,在錫金舊隆德寺由大寶法王舉行坐床典禮。從此後,蔣貢康楚仁波切一直是法王的心子,從沒分開過。大寶法王從初階的讀、寫、背法本開始,一路帶領他的教育。十三歲時與錫度仁波切在衛塞節那天由大寶法王授沙彌戒。

之後,他研究很多法本經典,包括所有瑪爾巴傳承的密續,並學習與蓮師、普巴金剛等有關的喇嘛舞、壇城佈置、唱誦及法器的使用。

他從大成就者第一世卡盧仁波切學習一系列的法──由噶舉傳承的「大手印」前行法到紅觀音、金剛亥母、上樂金剛等的灌頂、口傳和修持指導,尤其那洛六法、大手印、香巴噶舉的五黃金傳承法教、時輪金剛大灌頂以及「仁千特佐-大寶伏藏」;在不同時間接觸無數其他新、舊密續的法教。他在二十歲時與錫杜仁波切、嘉察仁波切由大寶法王授予比丘具足戒。他認為戒律是佛法的基礎,因此總是將戒條像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守護得很好。他由大寶法王授予大乘菩薩戒,包括龍樹與無著的傳承。法王並且親自教導他很多深奧的法門,例如五寶藏、噶舉傳承所有的灌頂、口傳和實修指導、大手印之精髓等等。尤其是大手印的證悟──最高傳承加持的心法,就由大寶法王直接傳給了他,他也因此成為一位噶舉的成就者。

一九七六年和八O年間,蔣貢仁波切伴隨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到美國、歐洲和南亞弘揚法教。而後第十六世大寶法王於美國示疾,從大寶法王示疾到圓寂融入法界,蔣貢仁波切不曾一刻離開過他,也從不覺得累。他分秒在法王身邊,隨時等候召喚為他服侍,一點都不曾疏忽。在這時代他對上師的虔信和清淨之心無人可比,尤其是他對其根本上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虔信與奉獻,直可此擬噶舉傳承的任何一位祖師。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圓寂後,他繼續到這些地區巡迴傳法,並以第十六世大寶法王「讓炯立佩多傑」之名在很多國家成立「立佩多傑基金會」,在印度成立「波羅蜜多慈善信託」,主要推展社會工作,利益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一九八三年,為了祈求大寶法王早日回來,蔣貢仁波切在隆德寺旁建立一座舍利塔,迴向世界和平。同年,他開始在每年的衛塞節為大寶法王的轉世,帶領隆德寺所有僧眾修持一億遍的金剛薩埵咒語。為了完成大寶法王的心願,一九八四年他啟建了噶瑪師利那瀾陀佛學院,並在一九八七年完工啟用。他不僅供應整棟建物的內部所需,包括大殿的三主尊佛像等等。同時,也想盡辦法維持一百五十位學生,包括很多轉世祖古、喇嘛等的教育生活費用。

一九八四年,他回西藏訪問。在八蚌寺他為上萬僧侶與在家人灌頂、講法,並替五百名左右的喇嘛授沙彌和比丘戒。他接著訪問拉薩和祖普寺,在那兒,他再次為數以千計的在家、出家二眾灌頂,並為上百人剃度授出家戒。他向當局請求,得到了重建祖普寺的特許,並把這次弘法旅行所得供養全數捐給了祖普寺。

一九八八年,仁波切在卡林邦的拉瓦建立一座專門培育僧才的寺廟,名為噶舉大乘佛學院,旁邊另有一專修香巴噶舉傳承的閉關中心。同年他開始建造尼泊爾普拉哈里寺專修大手印傳承的閉關中心。一九九○年,他在隆德寺為僧俗二眾舉行時輪金剛大灌頂,並贊助基金做為隆德寺每年舉行時輪金剛修法會的費用。

一九九一年,仁波切又回西藏,訪問了「德格工謙──印經房」。他舉行一次灌頂,整修擴建德格印經房,並贊助印經費用。之後,他旅行到八蚌寺,為那地區五百五十位轉世祖古與喇嘛、一萬左右的在家眾舉行時輪金剛大灌頂法會,其中包括桑傑天津、多卓祖古等等。他也為五百五十人剃度,授沙彌戒與此丘戒。然後,他到囊千(玉樹)的丹卡寺,再次舉行時輪金剛灌頂,大約一萬名僧眾參加,包括香古祖古、克卓天津、沙嘎、竹巴祖古、德蒙祖古和很多其他的轉世祖古。

一九九二年二月,他在隆德寺舉行「噶舉那佐-噶舉密咒藏」的灌頂法會。參加的有隆德地區以及全世界各地前來的喇嘛僧眾與在家居士。同一時間,他改建舊蔣揚康小學成為三層樓的新建築,也舉行啟用儀式。這是專供小喇嘛使用的小學,仁波切從頭到尾參與設計、建築以及募款工作。他最後一件工作是將隆德寺大殿的大佛像裝臟,並修法開光完畢。由於他對大寶法王清淨的三昧耶戒,使他得以將整座佛像鎏以黃金。當他開光完畢後,很高興的對侍者說:「我終於把大寶法王的所有心願都完成了!」

西元一九九二年四月由於佛教和眾生,特別是噶舉傳承的障礙,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以三十九歲的英年圓寂,據許多成就上師認為,他是為了帶走噶瑪巴重返噶舉傳承的障礙,而於不思議之大手印解脫境界中幻化涅槃。以他的年齡、才學、功德、願力和事業,他的捨報帶給我們難以忍抑的悲傷。但做為凡夫的我們,無法以有限的智慧去透視實相,無法瞭解佛菩薩在適當的時空度化眾生所示現的善巧方便。因此我們應以清淨的虔誠和信心來向他祈請,藉由他的加持使我們即生證悟大手印的至高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