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_MG_0384第四世 蔣貢康楚仁波切 (蔣貢羅卓卻吉尼瑪) 簡傳
青青佛子出世康。未來遍滿希望光
妙和天成容顏樣。憶念前世威獅王
祈願智慧眼神望。六道眾生得賜養
亙古虛空仍清朗。勿離眾母相依傍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鄔金欽列 撰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的尋認過程

1996年4月底,祖普寺住持竹奔德千仁波切寫信給蔣貢康楚管理秘書處表示可能有仁波切轉世的好消息了,並催促速來祖普寺。同年5月27日仁波切的總秘書喇嘛天津多傑在祖普寺由尊聖的 大寶法王手中接到有關第四世蔣貢仁波切的尋認信函。喇嘛回憶到:「就在那一刻,天空響起一陣隆隆雷聲。當我們離開房間準備去見竹奔德千仁波切時,我注意到大太陽底下,天空突然飄起一陣細雨,我們西藏人稱此為『花雨』。它代表一種非常吉祥的兆示。」稍後噶瑪巴表示他也看到了一條彩虹,就出現在祖普寺前方。

徵兆函
由此往南七天路程
父名「噶」或「瑪」 母名「踏」或「喀」
生於豬年之子 家有八口
至於地方之形
前有大黑山 似受左右二山遮掩 中有大河流向前方
屋為兩層 建築良好 門向東方
此為出生之景
至於法事方面
若修怙主十萬供 佛海觀音之修供盡力為之則教眾之吉祥必能顯現
以上為文殊怙主之徵兆函
噶瑪巴 烏金聽列多傑 手書
1996年4月11日

噶瑪巴後來更用自己的筆記本畫了三張草圖,分別描述第四世蔣貢仁波切的轉世地點,其中一張畫著一座山、彩虹,房子就在右前方。1996年7月31日,天津多傑和索南丘培二位喇嘛正式展開搜尋工作。噶瑪巴派出了他的親教師喇嘛尼瑪和侍者喇嘛迪迪隨行,並提供吉普車和司機。尋找仁波切的人員在曲水縣附近很仔細的搜尋,但第一次的搜尋無功而返,找不到符合噶瑪巴信中所提的對象。搜索人員重回祖普寺向法王請求指示,噶瑪巴建議喇嘛再回曲水繼續尋找,因為在過去一年中,他常在禪觀中看到祖普寺前面那座山的山頂上出現彩虹,而彩虹上面則坐著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全身放光。然後他看見彩虹、蔣貢康楚仁波切和光一起消失溶入在山的後面。噶瑪巴說此境亦常出現在他的夢中。此外,他也看到了顯示其父母名字的藏文字母。

搜索人員再度出發,並先到大昭寺的長壽五佛母殿朝拜祈求及供養,隔日清晨再回曲水。回曲水後,分成二組人員走過一個個村莊,挨家訪問,拍照並做記錄等。最後雖也找到幾個生於豬年的孩子,但除了生肖吻合外,其他條件與噶瑪巴所述的則完全不符。有一位熱心男孩建議他們開車到幾個離公路較近的村莊看看。不久當車子駛入其中一個村子時,喇嘛天津和喇嘛尼瑪同時注意到黑山突然就出現在他們眼前,而且近在咫尺。 他們繼續向前走,不久遇到一位後來才知是仁波切的阿姨的年輕女孩,願意帶他們到一個生於豬年男孩的家。大約走了五十碼後,來到一棟二層樓的房子面前。就在他們要進去時,剛好有一位中年婦人揹著一個嬰兒從屋裏出來。 喇嘛天津注意到嬰兒穿著一件黃色上衣和藏紅色的藏式短外套,手腕上還戴了一串淺綠色的手珠。他問婦人嬰兒是否為她的孩子,她回答不是,嬰兒是她的孫子。喇嘛尼瑪接著問她們家有幾口人,她說有八人。當喇嘛天津問到孩子父母的名字時,她答道:「他父親叫工玻,母親則是央吉。」 喇嘛天津回憶道:「嬰兒一直注視著我看,臉上笑得非常特別。雖然我們是陌生人,但他一點也不害怕,顯得跟我們很熟稔的樣子。那時我想著黑山、河流以及這一戶人家的房子等,一切特點似乎都與噶瑪巴的預言信函相符。一陣酸楚、思念和喜悅交織的感覺全湧上心頭。我以前從未有過這種感覺,淚水幾乎奪眶而出。喇嘛尼瑪一直在旁邊提醒我要撐下去,不要讓那位婦人起了疑心。」

離開這戶人家後,他們請司機去把另一組人員的丘培和迪迪喇嘛找回來,請他們過去看一下。喇嘛丘培說,當他和喇嘛迪迪進到他們的庭院後,孩子的祖父將他們引入室內。他記得當他們進入客廳時,孩子正看著他的祖母。由他的穿著,喇嘛丘培說,他直覺這個小孩非常不尋常。因此,他試著叫了一聲「仁波切」,看看他的反應。男孩轉過頭來看喇嘛,並對著他開心的笑著。在那一刻,喇嘛丘培說,他感覺嬰兒的微笑像極了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的笑容,因此,心中充滿一種喜悅的感覺。雖然那時他還未細問有關其他的細節,但心中已生起一股強烈的信心,直覺這就是仁波切的轉世沒錯,因此掩不住內心的高興。

隔日搜索隊回到祖普寺,並向噶瑪巴呈上所有的資料。再隔日天津喇嘛單獨去見噶瑪巴。噶瑪巴問天津喇嘛對於前天所見到的小孩是否感到高興時,喇嘛回答道,他覺得高興是因為一切都與噶瑪巴的預言相符合。他完全依賴噶瑪巴,因此,個人對於孩子的印象和感覺並不重要。噶瑪巴答道,他說的很對。接著噶瑪巴又說蔣貢康楚仁波切的轉世對整個佛教,尤其是對噶瑪噶舉的傳承非常重要,因為他是此傳承的持有者之一。如果在認證上有任何失誤的話,便代表以後仁波切將無法利益佛法和眾生,也無法承擔起自己的佛行事業。

當噶瑪巴在談話的時候,喇嘛天津忍不住心裏一陣感動。他想雖然噶瑪巴的年紀還這麼小,但已十分清楚自己的所作所為,以及自己做為噶瑪巴所應擔負起的責任。他的預言和指示都非常精確,但幾天前,當他搜索無功而返並且覺得既疲累又失望時,曾在自己心中認為噶瑪巴可能還太小,暫時無法勝任這個工作。一想到此,喇嘛湧起一股懊悔的情緒。他向噶瑪巴懺悔,並向他坦承自己的無知想法,同時忍不住掉下眼淚。他向噶瑪巴說,他願意遵照噶瑪巴所囑咐的每一件事情去做,縱使必須再回去找上幾個月或幾年,只要是噶瑪巴的意思,他都願意遵從。噶瑪巴笑了起來,要喇嘛天津不要哭,並且為他加持。 這時噶瑪巴不加解釋的,要喇嘛天津再回去尋找一次。喇嘛很是驚訝的問噶瑪巴:「我們前天所見到的那個小孩子呢?他不是嗎?」噶瑪巴回答道:「我沒有這麼說,但是你應該再去找一遍。」喇嘛天津答應了。他告訴噶瑪巴,任何噶瑪巴之所囑,他都願意去做。 第三次的搜索持續了數天,找到117位在豬年不同時間出生的孩子,間或有一、二項條件相合者,但也僅止於此。於是大家再回祖普寺,向噶瑪巴報告一切,並且呈上所有孩子的名冊以及記錄。

1996年8月12日,噶瑪巴請人傳喚喇嘛天津到他的會客室。喇嘛天津和喇嘛丘培一起前去。他們感覺到噶瑪巴的心情很愉快。噶瑪巴親自將轉世的認證信函交到天津多傑的手中說:「這是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的認證信函,你們管理秘書處應該感到很高興才對。諸位辛苦了!」按照傳統,噶瑪巴送給新的轉世靈童一條金黃色的絲質卡達和一條金剛帶。

當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受到認証時,只有八個半月大,是他們家族中,也是他父母唯一的孩子,而其父親則是家中的長子。因此,嬰兒倍受大家寵愛,尤其是他的祖母。這一戶人家是個溫和善良的佛教家庭。他的祖父羅卓是一位非常仁慈的好人,他告訴訪客一件大約發生在二個月前的事。他說他的孫子那時候變得非常煩躁不安,哭個不停,晚上也不睡覺。他們帶他去看醫生,但醫生找不出什麼毛病。在無計可施之下,他們只好帶他去看一位喇嘛。這位喇嘛用唸珠占卜後告訴孩子的祖父,他的孫子之所以急躁不安是因為他們家裏擁有一樣屬於寺院的東西。當時他不懂這位喇嘛的意思是什麼,因為他們家從不曾向寺廟借過任何東西,也不曾擁有屬於寺廟的東西。不過現在他明白了,原來他的孫子是屬於他自己寺廟的。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重回法座

  • 1996年9月1日,尊者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第一次造訪祖普寺,並向第十七世大寶法王獻上敬意。1996年9月2日乃為佛之天降吉日,在清晨破曉時分,噶瑪巴為尊者舉行了一個有久遠傳統的剪髮儀式,並贈予「蔣貢羅卓卻吉尼瑪滇貝准昧丘坦系雷南巴嘉衛迭」之名號。
  • 1997年9月19日,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前往印度達蘭沙拉,向尊聖的達賴喇嘛致意。尊聖的達賴喇嘛為他舉行了剪髮儀式,並賜予他天津屋色卻英嘉措(持教光明法界海)的法名。隨後又授予一份書面的認證文件,正式同意由第十七世大寶法王所尋獲之靈童乃為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的真實轉世。尊聖的達賴喇嘛也為尊者口授了文殊菩薩的咒語,並一再交代尊者的隨侍要好好的照顧他。在大司徒仁波切的邀請下,從達蘭沙拉出來後,尊者便由喇嘛切旺諾布一路護送到智慧林。八蚌管理秘書處以傳統的儀式熱烈歡迎尊者,並向他獻曼達以及身口意供養。尊者在智慧林逗留了幾天,受到熱情的招待。
  • 1997年10月19日,尊者至德拉敦薩迦法王的駐錫地,向薩迦崔津法王致意。次日十月二十日,尊者又拜訪了敏珠林寺,向寧瑪傳承的敏林赤欽法王致意。敏林赤欽法王為尊者修了一座長壽佛的法,祈願他健康長壽。而依照傳統,兩位法王均為尊者剪了髮,並賜法名。
  • 1997年10月28日,尊者抵達希利古利,受到尊貴的卡盧仁波切和波卡仁波切,以及許多僧眾和信徒的熱烈歡迎。卡盧仁波切和波卡仁波切向尊者獻上曼達以及身口意的供養,並祈請尊者長壽住世。
  • 1997年10月29日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回到了自己在印度的駐錫地拉瓦重登法座。
  • 1997年11月17日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第一次回到尼泊爾的普拉哈里寺。
  • 仁波切於2004年在智慧林由尊貴的 桑傑年巴仁波切口傳甘珠爾及丹珠爾,並於2006年至2008年之間由尊貴的 大司徒仁波切親傳五寶藏的灌頂。
  • 每年在菩提迦耶由法王主持的年度盛會—噶舉祈願法會,仁波切都跟隨於法王左右,噶舉父子的深情讓人感動。
  • 2012年12月30日第30屆噶舉祈願法會蔣貢康楚仁波切第一次的大眾正式公開說法<遙呼上師祈請文〉課程。